抖音业务自助平台秒刷

全网最低价在线刷抖音业务平台介绍

抖音如何买1000粉(抖音如何买1000粉)提供抖音赞优惠活动,刷真人粉丝和点赞,刷播放量,请点击这里,进入 该页面后,步骤很简单,只需你所需要的业务、填写您的下单信息即可、我们代刷网24小时自助下单平台24小时为您服务。

 握着竹竿的手很快就被汗水浸润。

真的是有些失策了,早知道发现异样的时候就先开眼了。

这下倒好,两眼一抹黑,根本就看不见那只鬼到底在哪,只能感受到一股森寒的气流在不停围绕着我打转。

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被一头狮子盯上,而这只狮子还在不停的围着你打转,伺机一口咬断你的喉咙。

没有握竹竿的那只手悄悄伸进口袋里,如果我记得没错,在哪里应该有一张开眼符,是之前在医院里练习的时候没地放,随手塞到裤子口袋里的。

幸好我之前没有手贱把着张符给放到乘符的铁盒里,不然今天可算是死定了。

那种森寒的气息依旧在身周不停环绕,而且隐约有一些躁动。

符纸被我用两根手指夹了出来,颤颤巍巍的,好似一阵风就能把这玩意吹跑一样。

口中开始小声的念起激发符箓的咒语,但我的这个小动作很快就被那只看不见的恶灵发现。

我只感觉忽然一阵阴风直刮面门,于此同时的一个二十多岁满是鲜血的男人脑袋忽然出现。

他出现的时候距离我很近,几乎可以说是贴着我的鼻尖和我对视,我都能闻到空气中那种浓烈的腐臭和血腥气。

我几乎是下意识的一声尖叫,然后挥起夹着符咒的手掌就是一巴掌。

啪的一声脆响回荡在这个并不大的大厅之中。

那只鬼傻愣愣的漂浮在原地,好像是让我一巴掌呼傻了一样。

这招是七叔叫给我的,名叫煞魂。

这是一个老少皆宜的技能,只要有手,见到鬼别慌,照着脸上就先给他来一巴掌。

不管是什么鬼,这一掌煞魂过去保准得晕乎的十几秒反应不过来。

不过这招也就只能是出其不意的时候能奏效。

如果鬼魂有所防备那还是趁早算了为妙。

看着傻愣愣的男鬼,我倒是没有转身就跑,趁他病要他命,这是我一向的行为准则,抄起竹竿照着这家伙身上就是一顿猛抽。

于是这个闹鬼的旧教学楼里面就响起了一声又一声的凄厉嚎叫。

当然夹杂在其中的还有我一声接一声的咒骂。

“让你吓唬老子,让你吓唬老子!特喵的不知道老子天生胆子就小是吗?”

“喵了个迷的,老子今天不抽的你连你亲妈都不认识你,我就跟你姓!我今天就替天行道了!”

伴随着那只鬼一声接一声的凄厉嚎叫,我也终于是打累了,停了手。

反观这只鬼,在我停手之后就畏畏缩缩的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,完全就不见刚才那宛若厉鬼的气势。

我气喘吁吁的扶着双腿偏头看着这家伙,看到这货两眼泪汪汪的样子,我没来由的一阵愧疚。

你说人家就吓唬吓唬我,这这根人家身上抽的青一道紫一道的真的好吗?

人家鬼是不要面子的吗?

心里越想越愧疚,最后叹了口气直起腰来朝着对方走去,心里想着安慰他两句,免的留下什么心理阴影之类的。

但我忽然又发现一个问题,我走两步,这家伙就往后缩一缩,最后更是直接缩到了墙角里面。

我看着他这样有些哭笑不得:“不是,我说你好好待也算是只厉鬼,你丫的至于吗?”

就从这家伙刚才让室温一下降了好几度的势头来看,这家伙绝对不会弱于之前在凶宅啃食我灵魂的那几只恶鬼。

青年鬼魂没有说话,好像是真的让我给打傻了一样缩在角落里,不停的颤抖,就好像是触电了一般。

我注意到,他的眼神里是恐惧,仿若即将堕入深渊般的恐惧。

我愣了一下,这种眼神……好熟悉啊,自己上初中那会不也会因为同班的霸凌而露出这种绝望的恐惧吗?

可能是同病相怜吧,我对这家伙竟然多了几分好感。

我伸出一只手:“别在那窝着了,站起来,堂堂正正的想个男人,额,不!男鬼。”

他一双白茫茫的眼睛看着我又看了看我伸出去的手,表情有些迟疑。

可能对于我刚才的那一顿毒打,这家伙还是有些阴影吧。

我尽力挤出来一个和善的笑容,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个温和的人,虽然我刚刚才打过这家伙

看起来我的笑容打动了他,他试探性的伸出了那只半透明的手。

我继续努力表现出自己的和善:“来,没事的,把手给我,我不会打你的。”

两只手越靠越近,眼看我就可以抓住这家伙的手了,但是他忽然好想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样,尖叫了一身转身就散成了一捧黑雾逃之夭夭。

我有些愣神,刚才还好好的,怎么忽然就跑了呢?

这让我又找想去摸路边小狗,眼看要摸到了,就忽然蹦出来一个人把那条狗吓走了一样的感觉。

这让我感觉很气愤,转头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把刚才那只小鬼吓走了。

但是一转头我就和一张四十多岁消瘦的面庞对上。

这张脸仿佛刀削的一般,棱角分明,给人一种很严厉的感觉。

有点像是学校里的教导处主任,让人下意识的去畏惧。

不光是这家伙的长相,这家伙身体之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气,也让我感受到了绝望。

冷!

这家伙就像是一块寒冰一样。

不!

或者说是干冰更合适!

四周的温度在这家伙出现的一霎降低了至少二十度的样子。

一层薄薄的白雾从四周的空气中凝聚成形。

男人看着我表情严厉:“这位同学,上课时间,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请给我一个可以让我满意的答案。”

我看着他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,身体微微的向后倾斜,这是人类基因里对于危险事物的排斥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,还是什么,我了半天也没说出来什么。

脑子就好像是当机了一样。

男人看着我,那双白茫茫的眼睛里透露出了凶厉,不知道什么时候,一根用来挂猪肉的铁钩出现在了他的手里。

“胡乱逃课的学生可是要被挂起来当做负面教材的,我想你也不想和你这个两个调皮的同学一样吧。”

说这话男人一挥手,一根铁杆凭空出现,而在这铁杆上面这个血淋淋的挂着两个不停蠕动挣扎的人。